栏目分类

热点资讯

你的位置:联华证券配资杠杆|配资盘资讯_配资网络炒股 > 配资网络炒股 >

我是00后,我在21世纪当后妈

发布日期:2024-04-06 04:14    点击次数:147

微短剧《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》在网上热播,大量“收割”年轻观众。

该剧讲述了一个00后穿越回上世纪80年代,嫁给二婚男,成了两个孩子的“后妈”的故事。

作为一个00后,小于也在追剧。但和其他剧迷不同的是,小于在现实中是位真正的后妈。

作为00后后妈,小于觉得,“不是一个年代了,尽管‘后妈’仍然是个标签化的贬义词,但总体来说已经包容多了。”

01 爱上二婚带娃男,

父母说:结婚也不去

小于出生于2002年,是个标准的00后女生。

2021年初,小于约了几个朋友出去玩。在这次聚会中,她认识了吴飞。吴飞1996年生人,比小于要大7岁。

或许是因为在家憋得太久了,小于和朋友们玩得很开心。聚会散去后,吴飞主动联系了小于,两人逐渐熟络,随之开始交往。

在两人相处的过程中,吴飞表现得非常贴心,把小于照顾得无微不至。后来,吴飞也向小于求了婚。

不过,吴飞的情感经历比较坎坷,此前已经有过一段婚姻,还有一个儿子瑞瑞。在儿子一岁多的时候,妻子去世。在认识小于之前,吴飞的妈妈也得了重病。

那些年,吴飞是在亲戚的帮助下养大儿子的。

小于和爱人吴飞

对于是否答应求婚,小于也有过犹豫。她能感受到吴飞对自己的好,而且相较于“脾气冲动”的自己,吴飞更沉稳,为人处世更成熟。

小于觉得两人若真要走进婚姻,唯一需要慎重考虑的,只有吴飞丧偶后带着的儿子。

小于的父母是70后、80后。一开始,他们不是很在乎女儿的结婚对象有过一段婚姻,但对于对方有孩子这点却耿耿于怀。

“难道你想给人家当后妈?”母亲质问小于,对于小于父母这一代人来说,“后妈”这个词就是贬义的。

父母开始给小于“灌输”后妈是如何难当,说到词穷后,干脆撂下一句狠话:“你要非得嫁给他,结婚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去!”

也有朋友劝过小于,甚至批评她是“恋爱脑”。他们不明白,小于一个单身姑娘何必非得找个二婚男,而且还是个带孩子的。“你是有多恨嫁啊?!”

电视剧《小别离》截图

02 决定结婚,

前妻去世、无痛当妈都算“优点”

00后的小于不是很在意别人的看法。她觉得感情是两个人的事,俩人既然有感情,其他的事情便不是困难。

在小于眼里,吴飞更能理解人,更会照顾人,“这比我找头婚的同龄人要好得多。”

至于最终为何决定接受吴飞的孩子,小于解释说,自己的腰椎曾受过伤,如果要怀孕,若孕期胎位不正需要剖腹产,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,所以她很早就做出了不生育甚至不结婚的打算。

吴飞恰好可以让她“无痛当妈”,这在小于看来反而是一个“优点”。

小于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吴飞儿子瑞瑞时的情景。当时的瑞瑞只有3岁,面对这个陌生的阿姨,显得有些紧张和害羞,一直围在爸爸身旁不肯撒手。

但玩耍是解除小朋友“防范心理”的最好方法。在这一点上,00后的小于和10后的瑞瑞代沟要小得多。她很快就和瑞瑞玩在了一起,成了“好朋友”。

电视剧《家有儿女》截图

小于是个超级喜欢动物的人,她带着瑞瑞逛遍了郑州、周口等地所有的动物园和农场,到了夏天还带着瑞瑞去游泳戏水。瑞瑞也很喜欢小于阿姨,觉得跟阿姨在一起特别开心。

有了瑞瑞的喜爱,小于当好“后妈”的信心也增强了许多。

由于前妻去世的早,吴飞之前常会让亲戚帮忙照顾儿子,所以瑞瑞的性格并不“黏人”,这让小于轻松不少。

另一方面,吴飞也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未来的岳父岳母看到,他可以把小于照顾好。

小于家是做蔬果批发生意的,每天凌晨就要上货,一直忙到下午五六点钟。当时有段时间,小于家里出了事,生意没人照料,吴飞每天天不亮就去帮着照看生意,忙前忙后也没有一点怨言,做事情还很认真细致。

这让小于的父母对他的好感度增加不少,觉得吴飞这孩子“靠谱”,但依旧没有吐口同意两人的婚事。

而让两人如愿结婚的契机是小于的意外怀孕。尽管知道自己可能要面临的生育风险,小于也不舍得打掉胎儿。就这样,小于决定冒险把孩子生下来。

小于的父母看女儿跟吴飞是有真感情,又怀了孩子,便同意了这门婚事,还为他们操持了婚礼。

电视剧《家有儿女》截图

吴飞的父母对小于也一直很尊重,虽然吴家的家庭条件不如小于家好,但吴飞父母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小于家提出的彩礼要求。

“我老家是河南周口的,那边有结婚要彩礼的旧俗。当时吴飞妈妈拉着我的手说,别人家有的也都会让我有,一点不会亏待我。后来他家给的彩礼钱,我父母也都给了我们,让我们买车并作为新家的支出。”小于说。

从此,小于正式进入需要给人当“后妈”的家庭。

03 后妈依旧难当,

深不得浅不得

小于当“后妈”时,瑞瑞已经3岁,小于经常带着瑞瑞各种疯玩,吃垃圾食品。由于越玩感情越好,到第五次见面时,吴飞试着让瑞瑞改口叫小于“妈妈”,瑞瑞几乎没犹豫就张口了。

“这孩子1岁多的时候亲妈就去世了,她对妈妈的印象几乎没有,所以叫我妈妈的时候倒也很自然。”小于听到“妈妈”这两个字,心里也莫名生出一股感动,她想好好地照顾这个失去了亲妈的孩子。

在两人的亲生女儿悠悠出生后,瑞瑞也很接受妹妹,总是兴奋地围着襁褓里的妹妹看。

看着眼前两个可爱的孩子,刚刚分娩完的小于突然觉得,自己好像做梦一样,“我是前辈子积了什么德,突然就儿女双全了”。

小于

不过生活除了理想之外,肯定也有一地鸡毛的时候。

虽然早就“当妈”了,但小于照顾3岁以前婴儿的经验还是零,她开始感受到当妈的不容易。

疫情结束前,有段时间小于每天都要照顾两个孩子,怀里抱着不满周岁的悠悠,还要陪着四五岁的瑞瑞。这个哭、那个闹,小于觉得特别心累。吴飞也因为憋在家里不能出去工作,两个人便爆发了争吵。

好在疫情结束后,一切恢复正常,吴飞外出工作赚钱,小于在家全职带娃。

随着两个孩子逐渐长大,小于也省事了不少,把哥哥送到幼儿园后,就在家照顾妹妹,兄妹两个感情也很好。

面对瑞瑞和悠悠的时候,小于总在尽力将一碗水端平,但她发现,一碗水是怎么也端不平的。

生活上,给悠悠买的东西,她也会给瑞瑞买,甚至有时候悠悠没有的东西,也会让瑞瑞有。

小于承认,她有的时候是过分地骄纵了瑞瑞,除了跟孩子相处陪伴的感情原因之外,确实也有“后妈”角色的影响。

她总觉得,瑞瑞从小没有亲妈,孩子需要更多的母爱。同时,从自己的角度来说,也不希望给人留下“恶毒后妈”的感觉。

《后妈茶话会》截图

以前,小于和瑞瑞还玩得很好。但自从瑞瑞上了小学一年级,小于形容自己“焦躁了”。

每天她都要辅导瑞瑞写作业,但有些问题,不管怎么耐着性子讲解,瑞瑞就是学不会,小于的火气就会上来。

“这种情况我倒不觉得跟是不是后妈有关系,我看周围的家长都这样,似乎在孩子学习这件事上,绝大多数家长都会控制不住脾气。”小于说,她也跟爱人谈过,瑞瑞毕竟是个男孩,更多时候需要父亲陪伴。

虽然同样是发脾气,小于对瑞瑞却很小心翼翼。在行为教育上,小于对悠悠会更暴躁,但对瑞瑞反而比较克制。

小于承认,对待自己亲生女儿,感觉怎么管教都不过分,“我踹她一脚,她也是我自己的”。但对待瑞瑞,小于心里总有个红灯,“轻不得,重不得”。

有一次,瑞瑞淘气闯祸,小于吼了他几句,随即就后悔了。她翻来覆去地想,以后再也不能打骂孩子。

一方面是瑞瑞年龄大了,打骂不是好的教育方法;另一方面小于依旧担心留下“恶毒后妈”的口舌。

小于对不是亲生的大儿子更骄纵

小于还记得,瑞瑞小时候曾有一次淘气惹祸,小于想批评他,但还没张口,瑞瑞的姑姑马上就把瑞瑞抱走了,那种躲着她的感觉让小于很受伤。

“她姑姑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,怕我欺负、虐待孩子。”小于说,后来,她跟瑞瑞姑姑把事情说清楚,也把瑞瑞叫过来,教育了他。

瑞瑞姑姑看小于就事论事,对孩子是正常的批评教育,也就没说什么。从那以后,也不再刻意“护着”瑞瑞。

但此事之后,小于真切地体会到了“后妈难当”。

04 线上线下非议,

怼不回去就偷着乐

从认识吴飞开始,小于的“后妈”生涯满打满算也有四年了。

小于父母对待瑞瑞也很偏爱,经常给他买东西,把他当亲外孙养。小于的父母觉得现在对瑞瑞好,未来瑞瑞也会对小于好,这就是“上行下效”。

对于吴飞的前妻家,小于也非常包容。吴飞并没有完全断绝和前妻家的往来,毕竟那里还有瑞瑞的姥姥姥爷。

逢年过节时,小于还总是提议一家四口一起去吴飞前妻的娘家看看两位长辈。

“他们没了女儿,也挺孤单,我们常带孩子去走动走动,也让他们家里热闹些。”小于说,正是因为自己的善意,瑞瑞的姥姥也很喜欢小于,叫她“闺女”。

对于小于不是自己亲妈这件事,随着瑞瑞年龄的增长,他也开始有了意识,因为瑞瑞发现自己有两个姥姥。

但小于并不担心瑞瑞长大后会疏远自己,因为毕竟是自己教育自己抚养的,而且她对瑞瑞一直不错。

小于带女儿去医院看病,大儿子跟在身边

当然,仍然会有人说闲话。小于家住的小区是拆迁安置房,一些原来村里的老街坊会拿“后妈”的事跟小于开玩笑。

有一次,几个街坊当着瑞瑞的面对小于说:“你以后得对他好点,不然等你老了,他可不养你。”

小于听了非常生气,“我自己倒还好,他们当着孩子的面说,让孩子听了是什么感受?”小于当场就把几个老街坊怼了回去。

现在孩子逐渐长大,小于的空闲时间也多了一些,她不想一直全职带娃没有固定收入,于是利用空闲时间摆摊卖童装。

为了打开销量,小于开设了抖音号,自己弄了自媒体,名字就叫“我是小于”。她也会通过这个账号讲述自己当“后妈”的故事。

小于的账号

小于承认,自己选择用“后妈”这个标签来拍视频,就是为了增加关注度。

视频中,她把自己真实的生活稍稍进行了一些夸张演绎,获得了不少网友的关注和争论。

比起老街坊,网友的评论有的支持,有的则更为“恶毒”。

好多人都觉得小于做了错误的选择,说她是“倒贴”“恨嫁女”“恋爱脑”“从一个坑跳进另一个坑”,甚至还有人编造谣言,说小于也是二婚,女儿悠悠是她和“前夫”生的。

小于和爱人吴飞

尽管小于在做视频账号前有“挨骂”的心理准备,但她真的看到这些中伤甚至造谣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要逐一反驳。

她甚至开直播回应质疑,再后来就把那些恶毒评论一一删掉。但后来她也看开了:“愿意说什么就说吧,没他们这么吵,我还没有流量收益呢,嘿嘿。”

小于说,吴飞是那种口上说话不好听,但很能包容她任性的人。

虽然因为内容需要,视频中常会把吴飞塑造成“好吃懒做的甩手掌柜”形象,他也因此屡屡被网友吐槽,但吴飞还是依旧支持小于拍视频。

吴飞觉得,小于一个人在家带孩子也很有压力,能有事情做把情绪释放出来,也不是坏事。

电视剧《家有儿女》截图

小于发现,网友的评论中性别导向很严重,这一点跟她自己的切身体会很相似。身边的女性朋友都很理解和支持她。

以前说她“恋爱脑”的闺蜜,对“当后妈”有看法的朋友,如今都觉得小于的选择并没有什么错,只要小于自己过得顺利,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就行了。

反而是她身边的一些男性朋友,对小于的选择仍旧耿耿于怀,觉得她就是恨嫁,才做了下下之选。

小于觉得,这主要是因为男性同理心弱,而且他们没有生育压力,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付出的比女性小,所以婚姻观念显得很古板。

“这些男的别看自己说这说那,但男的离婚以后,好些都是找年轻的、没结婚的姑娘,他们对别人当‘后妈’说三道四,然后还要让别人给自己孩子当‘后妈’。”小于有些愤愤地说。

电视剧《知否》截图

小于认为,自己当“后妈”并没有什么错,恋爱是自由的选择,婚姻也应该是。“后妈”这个词以前就被丑化、标签化,即便如今这样的新时代,一些人还是会戴着“有色眼镜”看“后妈”。

现在,小于和吴飞的婚姻生活和绝大多数家庭没什么两样,风风雨雨、吵吵闹闹。

吴飞也会一直念叨,小于对这个家有多重要,有了小于,瑞瑞就有了妈妈,这个家就完整了。

这就好像小于在抖音号的封面照片一样——小于抱着女儿,吴飞抱着儿子,他们相互拥吻在一起。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撰文 | 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子渊 实习生 涂盛青

图片 | 受访者供图、网络截图



我的网站